鹤吱吱吱吱

烂人。

她记得那个女孩儿,前天排队买票的时候她见过她。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吊带裙,胸口有点低。她一低头,就能看见少女胸间若隐若现的浅浅沟壑。她皮肤很白,垂着头,露着一截线条优美的脖颈。

隔壁学校芭蕾舞班的。她知道那个班,因为很有名。那个班的女孩儿每一名都是上等的好看,她们班的男生总在放学后偷偷去芭蕾舞室看女孩儿们跳舞。她们踮着脚尖,宛如洁白的天鹅。

她皱起鼻尖嗅了嗅,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,像是雪落寒梅的冷。女孩颊边垂一缕弯卷的发,她想伸手替她拨开,下一刻起风了。

噢,原来她靠近耳垂的地方长了颗淡淡的小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