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月亮🌙

此号看文推文,取关随意。

土环星:

那年我们十七岁,沉溺在口红、金色眼影、睫毛膏、少女文胸和蕾丝边蓬蓬裙编织的梦境里,瞧不起碳酸饮料、劣质香水、老土眼镜、过时的情话和蹩脚的浪漫,和防晒乳液肆意在皮肤上流动的不打伞的里尔克的盛大夏天谈恋爱,一起说臃肿的冬天的坏话。在长长的日子里蹦蹦跳跳,拽住太阳的影子,我们一点儿也不怕它,它无法将年轻又热情的我们融化。我们假装喜欢蓝色是因为喜欢忧郁,实际上不知道忧郁为何物。我们迷恋月亮,在凌晨两点钟的街道手拉手跳舞,大声嘲笑酒吧女孩掉色的头发。我们向往伏特加、玫瑰和华丽摇滚,向往光怪陆离的彩气泡,像湮灭里的薄膜一样富有生命力地吞食万物。向往蠢动的情欲、救赎的爱情、深刻的决裂,向往血腥的暴力和死亡美学。喝醉了酒拿额头相抵的时候,我们发誓要捉住一只树下蜕壳的蝉,把它放在口袋里进行一场轰动宇宙的卧轨。



从什么时候开始,深究某些事情变成一件很累的事,于是躺在床上,先睡过去也不愿意思考。一个智人引以为傲的脑袋,在很缓慢、很缓慢地退化。某些瞬间,我总能清晰地感受到,好像有什么从我体内流失了。而我连细辨那是什么的能力都没有。


DD入口赫勒拿:

转载请自便。


节选自戴锦华《后革命的幽灵种种》。

我觉得这部分很值得反思。

当我们在谈耽美的时候,当我们在谈“攻受”的时候,当我们在定义“虐”的时候,当我们在谈“渣贱”的时候——

我们到底在谈什么?


全文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-z1xArgoA6kSbeUX7ny3Ug